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姜柔伊谁将是下个苏联?深度好文!!-国际热评

1 全部文章 | 2019年04月15日

姜柔伊谁将是下个苏联?深度好文!!-国际热评

姜柔伊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残酷肮脏的掠夺,一个与美国抗衡了几十年的超级大国苏联,因为吞下了美国自由、选举,开放资本项目和自由浮动汇率的“迷魂药”,在短短几年里,被国际金融家一片片割去了几十年积累的财富,最后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以十万亿美元计的财富被贬值为一千万美元!前苏联人,特别是俄罗斯人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这也是如今俄罗斯人为何如此爱国,如此力挺强硬普京的原因。
美国人现在正威逼利诱中国人吃同样的迷魂药。幸运的是,中国有前苏联的前车之鉴,中国人必须警觉起来,以避免重蹈前苏联覆辙!
一个曾经在1980年还达到美国国力70%的超级大国,在短短的十年之间,土崩瓦解地消失了!一个有着上万件核武器,拥有武装到牙齿的庞大军队的超级大国,瞬间消失了!
一个1980年代就每四个家庭有一辆私人汽车的工业化强国,一度GDP竟然少于中国的一个广东省!一个现代化国家的男子,人均寿命只有四十几岁。整个国家的重要产业、资源现在全部都在一群持有外国护照的‘经济寡头’们的私人手中,这是如何发生的?
一个强大的超级大国被一场金融战争打得出卖了所有的家底,而这些用来购买其产业的钱,却完全是这个超级大国政府和人民自己的钱,这个可悲可笑的金融战役究竟是如何巧妙操作的?
一个庞大的国家在一场惨烈至极的金融战争中轰然倒下,至今还在流血不止。为什么这个国家的人民和官员在整个过程中不仅向战争对手提供了资金和条件,还听从了对手的每一个建议?
一个智慧的苏联——俄罗斯民族,一群爱国者,如何在一场金融战役中把自己的国家和人民送上绞架?
为什么苏联——俄罗斯会眼睁睁地看着金融战役的发起人“合理、合法”把所有的数目庞大到惊人的工厂、矿山、企业作为战利品拿走?
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
整个苏联——俄罗斯金融战役大致划分为以下几个战役阶段:
第一个战役阶段:苏联——俄罗斯金融战役的战略条件准备阶段
智慧的里根总统班子首先在80年代大肆发行美元的同时又提高利率,表面上对外宣传是用来增加“经济陷入危机的苏联在西方世界的筹款成本",这个说词本身就是整个金融战役的一个有趣的组成部分。
他用美元高息造成的坚挺假象,吸来了不可计数的外国商品使之充满了美国的市场和美国百姓的家庭……然后,又通过各种媒体和信息渠道把这种空前繁荣的信息传到苏联。
这时整个苏联从上到下瞬时被这种透支了明天的空前繁荣和消费所震颤,丧失了信心和辨别道路的能力。
事实上,里根总统恰到好处地在与苏联领导人会谈时提出了一种善意的恐吓:“我能拿出比现在多得多的钱与你们进行军备竞赛,你们受不了的!”
以后整个苏联上下都弥散着一种对美国繁荣的崇拜和对美国繁荣的反思。由于这种信心的丧失是从真实的美国市场、美国家庭真实的富有的生活和整个国际金融力量对比中体会而来的,所以是"真实的"、"理智的"和"经得起反思的",这就煽动了苏联——俄罗斯选择走美国模式道路的意愿,从而为下一轮金融战役的胜负打下基础。
第二个战役阶段:苏联——俄罗斯金融战役的全面开战和两个战场的形成
美国作为金融战役的发起者,一边用友好和和解,来掩盖自己发动金融战役的战略意图,一边用透支信用制造出来的美国空前繁荣的"事实",让苏联的领导人和人民相信了自由市场、金融开放、"自由"选举、取消政府监管;这一出自斯密——哈耶克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说正是奠定美国繁荣的基石。

这时适逢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短期内通过开放内外市场和家庭承包农业,解决了食品不足的问题。

苏联领导人从戈尔巴乔夫上台开始,要走比中国更果断的改开之路。于是,在3——5年内就放弃党的领导,打开国门,甚至主动解散苏联。这个过程如果把责任完全推在"一小撮卖国者和变节者’的身上是极其不公正的,恰恰是苏联人民集体意愿相信自己正在走上一条能够最终实现‘美国模式的繁荣的金光大道",因而自发自觉地做出这一切选择的!只是历史和他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也给了中国无比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这里不谈政治层面的问题,只是想引导各位聪明的网友思考以下一个问题:金锅破了难道不还是金!?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为什么苏联解体后却瞬间破产到几乎一无所有?
苏联——俄罗斯如何突然由与美国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一度变成了一个二流甚至三流的半乞讨国家的呢?
单纯以金融战争金融战役学的主攻击点来说,对前苏联帝国发动决定性的金融打击是首先来自美国经济学家萨克斯后来臭名昭着的“休克疗法”——"哈佛500天改革计划"。
其辅助战役或者说辅助战场,是有计划的控制本已小范围存在的卢布黑市,把一个原先只用来购买西方奢侈品而存在的小规模黑市,变成了一个有能力操控苏联当时全部国有货币——卢布[旧卢布]价格的地下的灰色金融市场。
这一切改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值得苏联当事人欢欣鼓舞的!
当时没有任何人意识到——这些拆分国有企业股权后化整为零的有价证券,即将成为彻底瓦解苏联强大的国民经济的金融战役的一个最漂亮的工具。
第三个战役阶段:苏联——俄罗斯金融解体战役的决战阶段!
在发动这个最辉煌的金融决战之前,美国幕后隐身的对这场跨国金融战役的指挥者,已经事前迅速做出安排,通过独资(正规军)与合资(雇佣军)的金融公司进入抢滩阵地。
美欧跨国金融公司和投资基金会在苏联——俄罗斯境内设立了大量"独立核算"的皮包银行,并且利用苏联老百姓对苏联银行和"现代私人银行"之区别的浑然无知,利用俄罗斯人当时对西方跨国公司的无限崇拜和信任,毫不留情地发动了决定性的龙卷风般的攻击!
这时,在苏联原有的"金融监管",早已成为了公共媒体集中攻击的对象——宣称他们代表旧国家垄断保守势力的最后堡垒,是俄罗斯不能迅速致富的最大障碍,代表"复辟"和"集权"的旧体制。必须发动最后的流血攻坚,攻克这个堡垒!
当时,像《真理报》等苏联老百姓一向相信的那些官方大报,都已经被外资(索罗斯)私人购买股权后,转变成了发动这场金融战役的"冲锋号手"。
在共产党组织瓦解后,前苏联的政治家都在忙于争取选民的选票,即使有人了解"现代私人银行家"的厉害,也不敢违背强大的舆论和民意,去进行任何揭露和干预。
于是,短短一两年间,一些"不用排队"、"微笑待客"、"独立核算"、"科学管理"的现代私人银行,如同雨后春笋般遍布了苏联——俄罗斯每一个城市。他们提供免费的咖啡,雇员带着和蔼的微笑,无疑给苏联人民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信任感觉——"这种银行(私人银行)比旧银行(前苏联国有银行)强多了!"
在此背景下,这些"独立核算的私人银行和私人金融机构",通过各种灰色手段,以相对高一点的利息和一杯免费的咖啡,就吸收了大量苏联民间和企业的卢布储蓄。
与此同时,这些貌似"互不相关”、“独立核算”的私人银行和私人金融机构,开始“利用灰色的回扣和各种小费等”手段,也向苏联——俄罗斯中央银行、国有银行和金融机构大肆套取、借贷到巨额的卢布款项!
这个时候,由于中央的计划管理体制和金融监管都已经随前苏联政治制度的瓦解而弛解,于是大量卢布随同失控的财政和私有化债券,几乎无限制地流向消费领域,于是俄罗斯发生了通货膨胀。
而在静悄悄地帮助推动这一切的跨国银行家们手中,这时也囤积了足够数量的、完全是从苏联人自己手中借贷来的卢布。于是,一场唱衰和打压私有化债券的媒体宣传战,先行发动。随着卢布币值的一泻千里,百姓们对手中持有的国企股权债券的价值也完全丧失了信心。而就在这时,跨国银行家在市场上悄悄地开始了对私有化债券的大收购行动。
由于苏联解体后经济濒临崩溃,那些企业债券早就变成“没有任何分红能力的”的废纸——与其留着无用让它成为垃圾,还不如及早抛出换到现钱!
于是跨国银行家们就静悄悄地把整个苏联原有国企的全部私有化债券,以买垃圾的价格收购到手——从此成为其合法的股权持有人!然后迅速通过各种隐秘的渠道对股权和收益权作了重新分配!
跨国银行家对苏联—俄罗斯战役的第一个决定性阶段,至此完美地结束!

而曾经是几代苏联人流汗流血牺牲营建起来的前苏联——俄罗斯那个令人生畏的强大的国有工业体系(请注意,苏联是没有私人企业的社会主义国家!),彻底崩溃,而且所有权转手了。
也可以说整个新俄罗斯的国民经济和国家工业,已经完全合法和自由民主地在‘新兴的债券市场’上,被苏联人从自己手中全部卖掉了!
第四个战役阶段:苏联—俄罗斯金融战役的重要的收尾战役开始了——一箭三雕!
历史上有名的大汉奸汪精卫曾经说过一句振聋发聩的名言:“我汪精卫只是一个卖国贼,而蒋介石是一个送国贼……”
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他认为“卖国如果能卖个好价钱,总比打败了仗后土地白送给敌人要好些”!
回看1989——1998的10年之间在俄罗斯发生的这个金融战争进程,正是一个送国的过程——其中的奥妙真是值得历史学家仔细品味!
苏联——俄罗斯的私有化债券的出售,本来也还不一定就会带来国家经济立刻崩溃的惨痛结果!

上一篇:姜柔伊读经典-瑜伽师地论本地分第二地(2)-AUM一梵

下一篇:姜柔伊谱写乡村振兴新篇章瑶安乡田心村“变身”记-醉美瑶安